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兴发f881 > 近现代文学 > 墨子白话今译

四十九杂守(1)

墨子白话今译 | 作者:佚名 
热门:短篇武侠|说唐全传|唐史演义|文心雕龙译注|上古秘史|神魔列国志|大秦帝国第六部 帝国烽烟||故事新编|清宫怨

禽子问曰:“客众而勇,轻意见威,以骇主人;薪土俱上,以为羊坽(2), 积土为高,以临民(3) ,蒙橹俱前,遂属之城,兵弩俱上,为之奈何?”子墨子曰:子问羊坽之守邪(4) ?羊坽者(5) ,攻之拙者也,足以劳卒,不足以害城。羊坽之政(6) ,远攻则远害,近城则近害(7) ,不至城(8) 。矢石无休,左右趣射,兰为柱后(9) ,□望以固。厉吾锐卒,慎无使顾,守者重下,攻者轻去。养勇高奋,民心百倍,多执数少(10) ,卒乃不怠。作士不休(11) ,不能禁御,遂属之城,以御云梯之法应之。凡待烟(12) 冲、云梯、临之法,必应城以御之(13) ,曰不足,则以木椁之。左百步,右百步,繁下矢、石、沙、炭(14) ,以雨之,薪火、水汤以济之。选厉锐卒,慎无使顾,审赏行罚,以静为故,从之以急,无使生虑。恚◆高愤(15) ,民心百倍,多执数赏,卒乃不怠。冲、临、梯皆以冲冲之。

渠长丈五尺,其埋者三尺,矢长丈二尺(16) 。渠广丈六尺,其弟丈二尺(17),渠之垂者四尺。树渠无傅叶五寸(18) ,梯渠十丈一梯,渠、荅大数,里二百五十八(19) ,渠、荅百二十九。诸外道可要塞以难寇,其甚害者为筑三亭,亭三隅,织女之,令能相救。诸距阜、山林、沟渎、丘陵、阡陌、郭门若阎术,可要塞及为微职,可以迹知往来者少多即所伏藏之处。

葆民,先举城中官府、民宅、室署,大小调处,葆者或欲从兄弟、知识者许之。外宅粟米、畜产、财物诸可以佐城者,送入城中,事即急,则使积门内。民献粟米、布帛、金钱、牛马、畜产,皆为置平贾,与主券书之。使人各得其所长,天下事当;钧其分职,天下事得;皆其所喜,天下事备;强弱有数,天下事具矣。筑邮亭者圜之,高三丈以上,令侍杀(20) 。为辟梯,梯两臂,长三尺,连门三尺(21) ,报以绳连之。椠再杂(22) ,为县梁。聋灶(23) ,亭一鼓。寇烽、惊烽、乱烽,传火以次应之,至主国止,其事急者引而上下之。烽火以举,辄五鼓传,又以火属之,言寇所从来者少多,旦弇还去来属次(24) ,烽勿罢。望见寇,举一烽;入境,举二烽;射妻,举三烽一蓝;郭会,举四烽二蓝;城会,举五烽五蓝;夜以火,如此数。守烽者事急。

候无过五十,寇至叶(25) ,随去之,唯弇逮(26) 。日暮出之,令皆为微职。距阜、山林皆令可以迹,平明而迹,无(27) ,迹各立其表(28) ,下城之应(29) 。候出置田表,斥坐郭内外,立旗帜,卒半在内,令多少无可知。即有惊,举孔表(30) ,见寇,举牧表(31) 。城上以麾指之,斥步鼓整旗,旗以备战从麾所指(32) 。田者男子以战备从斥,女子亟走入。即见放(33) ,到(34), 传到城止。守表者三人,更立捶表而望,守数令骑若吏行旁视,有以知为所为(35) 。其曹一鼓。望见寇,鼓,传到城止。

斗食,终岁三十六石;参食,终岁二十四石;四食,终岁十八石;五食,终岁十四石四斗;六食,终岁十二石。斗食食五升,参食食参升小半,四食食二升半,五食食二升,六食食一升大半,日再食。救死之时,日二升者二十日,日三升者三十日,日四升者四十日,如是而民免于九十日之约矣。寇近,亟收诸杂乡金器若铜铁及他可以左守事者(36) 。先举县官室居、官府不急者,材之大小长短及凡数,即急先发。寇薄,发屋,伐木,虽有请谒,勿听。入柴,勿积鱼鳞簪,当队,令易取也。材木不能尽入者,燔之,无令寇得用之。积木,各以长短、大小、恶美形相从。城四面外各积其内,诸木大者皆以为关鼻,乃积聚之。城守,司马以上父母、昆弟、妻子有质在主所,乃可以坚守。署都司空,大城四人,候二人,县候面一,亭尉、次司空、亭一人。吏侍守所者财足廉信,父母、昆弟、妻子有在葆宫中者,乃得为侍吏。诸吏必有质,乃得任事。守大门者二人,夹门而立,令行者趣其外。各四戟,夹门立,而其人坐其下。吏日五阅之,上逋者名。

池外廉有要有害,必为疑人,令往来行夜者射之,谋其疏者(37) 。墙外水中为竹箭,箭尺广二步,箭下于水五寸,杂长短,前外廉三行,外外乡,内亦内乡。三十步一弩庐,庐广十尺,袤丈二尺。

队有急,极发其近者往佐,其次袭其处。

守节:出入使,主节必疏书,署其情,令若其事,而须其还报以剑验之(38)。节出:使所出门者,辄言节出时操者名。百步一队。

閤通守舍,相错穿室。治复道,为筑墉,墉善其上。

取疏:令民家有三年畜蔬食,以备湛旱、岁不为。常令边县豫种畜芫、芸(39) 、乌喙、袾叶(40) ,外宅沟井可填塞,不可,置此其中安则示以危,危示以安。

寇至,诸门户令皆凿而类窍之,各为二类,一凿而属绳,绳长四尺,大如指。寇至,先杀牛、羊、鸡、狗、乌(41) 、雁,收其皮革、筋、角、脂、脑、羽。彘皆剥之。吏橝桐◆(42) ,为铁錍,厚简为衡枉(43) 。事急,卒不可远,令掘外宅林。谋多少(44) ,若治城□为击,三隅之。重五斤已上,诸林木(45) ,渥水中,无过一茷。涂茅屋若积薪者,厚五寸已上。吏各举其步界中财物可以左守备者上。

有谗人,有利人,有恶人,有善人,有长人,有谋士,有勇士,有巧士,有使士,有内人者,外人者,有善人者,有善门人者,守必察其所以然者,应名乃内之。民相恶若议吏,吏所解,皆札书藏之,以须告之至以参验之(46) 。睨者小五尺,不可卒者,为署吏,令给事官府若舍。

蔺石、厉矢诸材器用皆谨部,各有积分数。为解车以枱(47) ,城矣以轺车(48) ,轮轱广十尺,辕长丈,为三辐,广三尺。为板箱,长与辕等,高四尺,善盖上治,令可载矢。子墨子曰:凡不守者有五:城大人少,一不守也;城小人众,二不守也;人众食寡,三不守也;市去城远,四不守也;畜积在外,富人在虚,五不守也。率万家而城方三里。

[ 注释] (1) 《杂守》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战术的篇章之一。主要说明前文所述各种具体防守战术之外的其它方法和注意事项。比较复杂,但也具有综论性质。(2) “坽”应作“坽”。(3) “民”前疑脱一“吾”字。(4)(5) 同(2) 。(6) “坽”应作“坽”;“政”应作“攻”。(7) “城”应作“攻”。(8) “不至城”前疑脱“害”。(9) “兰”应作“蔺”。(10) “少”应作“赏”。(11) “士”应作“土”。(12) “烟”应作“堙”。(13) “应”应作“广”。(14) “炭”应作“灰”。(15) “恚”应作“恙”;“◆”应作“恿”。(16) “矢”应伯“夫”。(17) “弟”应作“梯”。(18) “叶”应作“堞”。(19) “二百五十八”后脱一“步”字。(20) “侍”应作“倚”。(21) “门”应作“版”。(22) “椠”应作“堑”。(23) “聋”应作“垄”。(24) “旦”应作“毋”;“还”应作“逮”。(25) “叶”应作“堞”。(26) “唯”应作“无”。(27) “无”前疑脱“迹者”;“无”后疑脱“下里三人”。(28) “迹”衍误在此。(29) “下城”应作“城上”;“之应”应作“应之”。(30) “孔”应作“外”。(31) “牧”应作“次表”。(32)“旗”衍误在此;“备战”应为“战备”。(33) “放”应作“冠”。(34) “到”应作“鼓”。(35) “为”应作“其”。(36) “杂”应作“离”。(37) “谋”应作“诛”。(38) “剑”应作“参”。(39) “芸”应作“芒”。(40) “袾”应作“椒”。(41) “乌”应作“凫”。(42) “橝”应作“粟”。(43) “枉”应作“柱”。(44) “谋”应作“课”。(45) “林”应作“材”。(46) “告”字后脱一“者”字。(47)“解”应作“轺”。(48) “城矣”应作“盛矢”。

[ 白话]

禽滑厘问道:“ 敌人人多势众而勇猛,骄豪显威,威吓守方;木头土石一起用上,筑成名叫‘羊坽’的土山,堆积土石筑成高台,对我方构成居高临下之势,敌兵以大盾牌为掩护从高台猛攻下来,一下子就接近了我方城头,刀箭齐上,这时候该怎么对付呢?”

墨子先生回答说:你问的是对付“羊坽”进攻的防守办法吗?羊坽这种攻城方法是进攻的蠢法子,只会导致进攻一方士兵的疲劳,不足以构成对守城一方的危害。敌人用羊坽进攻,远攻就以远攻的办法对付它,近攻就以近攻的方法对抗它,不会对守城一方造成危害。箭和擂石不停地从左右西边急速地发射,擂石接后,□望以固。激励精兵,谨慎而又不产生顾虑,守城的兵士个个敬重打退敌人的人,攻击敌人的兵士鄙视离开战斗岗位的人,培养兵士高昂的士气,民心百倍加强,多捉拿敌人就多奖赏,这样兵士就不会懈怠。

假若敌兵不断筑土堆造成高台以便爬攻城墙,不能遭到有效地阻挡,一下子就接近了我方城头,这时我方就用防御云梯攻城的办法予以对付。对于敌人填塞护城河,冲车攻城、云梯爬城加筑不够高厚或时间来不及,就用木材加高加固,木椁尺寸为左边百步,右边百步。用弓箭、石头、沙子、土灰象雨点一样频繁地往下攻击敌兵,又用火把、开水助战,再挑选激励兵士,增强锐气,千万注意不要使士兵有所顾虑。赏罚要分明,以镇静为上但又须当机立断,不使发生变故。培养高昂的士气,使民心百倍增强,多抓俘虏多给奖赏,兵士不致懈怠。冲车、高临、云梯都可以用冲机撞击它们。渠柱长一丈五尺,埋三尺在地下,上端长一丈二尺。渠宽一丈六尺,梯长一丈二尺,渠下垂部分四尺。将渠树立时不要靠在矫墙上,要离开五寸;梯渠十丈一梯,渠和荅大约是一里二百五十八步,渠、荅共一百二十九具。城外各种交通路口,可以筑起要塞阻挡敌人,在极为要害的地方可筑三个了望亭,三亭的位置按织女三星构成三角形,使三个亭之间可以互相救援。在各种大土山、山林、河沟、丘陵田野、城郭门户和里门要道,可以筑要塞立标志,以此了解敌情,根据敌人留下的踪迹推知往来人数多寡和敌兵埋伏的地方。疏散民众,先取城中官府、民房、内室、外厅,按大小分派居住,被疏散的人准许兄弟朋友住在一起,外面的粮食、牲畜等所有可以帮助守城的财物,统统都送入城里,如情况紧急,就堆在城门内。对于百姓所缴纳的粮食、布匹、金钱、牛马牲畜,都一律要公平核价,给予收据,写清数量价值。让人们各尽所能,天下的事情就能办妥;各负其责,职责均衡,天下的事情就办得合理;分派的工作都是各人所爱,天下的事情就完备了;强弱有定数,天下的事情就没有遗漏了。建造供守望敌人用的邮亭要做成圆形的,三丈高以上,顶部呈斜尖形状。设置双柱梯子,宽三尺,每级梯板相距三尺,将梯板和双柱用绳子扎起来。修濠沟要修成内外两圈,架上悬梁。再安置垄灶,每个亭子备一鼓。报告敌人来进攻时点燃的烽火,情况十分紧急时的烽火,混战的烽火,情况不一,要依次传火,直至传到国都为止。假如军情紧急异常,还要上下牵引烽火。烽火点燃后,就先用鼓击五次传板,接着以烽火报告敌人的来向和人数的多少,切不可淹滞误事。敌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烽火不要熄灭。刚望得见敌兵,燃一堆烽烟;敌人已入境,烧两堆烽烟;敌人距离外城只一箭之地了,烧三堆烽烟再加烧一个大柴筐;敌人都聚集在外城,烧四堆加烧两个大柴筐;敌人若聚集到城墙下,则烧五堆烽烟加上五个大柴筐。夜晚时就用烽火代替烽烟,数目同上数相同。

派出警戒兵时,每次不要超过五十名,若敌人到达外面矮墙,应赶紧离开入城去,不要滞留。天黑派兵出城,务必佩戴徽章标志。一切可以探察敌人踪迹的地方如大土山,山林等地,天亮时都要派人探察,要探察的地段,每里路派出者不能少于三人,他们各自都要树立标志向城上报告,城上看到标记则作出相应的反应。警戒兵出城立田表,城内警戒兵令其坐在郭内外,竖起旗帜,城内的警戒兵一半在郭内,使警戒兵的数目外人无法得知。一旦有紧急情况,就举“外表”,看得见敌人就举“次表”。城上用旗号指挥,警戒兵击鼓竖旗、预备战斗,都要按城上的指挥行动。在城外田野里劳动的男子应跟随警戒兵一起作战,女人便赶紧入城。如果见到敌人就赶紧击鼓,直到传到城上为止。守联络标志的三个人,还要立烽火烽烟标志和观望别的地方的标志。守城的主将要不断地派出骑兵和官吏到处巡视,了解他们的行动。守标志的警戒兵备有一鼓,望见敌人,依次出鼓报告,直到传到城上时为止。

计每天吃一斗粮,一年则吃三十六担;计每天吃三分之二斗,一年则吃二十四担四斗;计每天六分之二斗,则一年吃十八担;计每天吃五分之二斗,则一年吃十四担四斗;计每天吃六分之二斗,则一年吃十二担;计每天吃一斗,则每餐吃五升;计每天吃三分之二斗,则每餐吃三升又一小半升;计每天吃四分之二斗,则每餐吃二升半;计每天吃五分之二斗,则每餐吃二升;计每天吃六分之二斗,则每餐吃一升加大半升;每日吃两餐。粮食十分紧缺的时期,每人每天按二升吃二十天,每天三升吃三十天,每天四升的吃四十天,照这样推算和实施,每人只要节约九十天,就有一个老百姓不致饿死。如敌兵逼近,就加紧收集偏远地区的金器,铜铁及其它可以用来帮助守城用的物品,先调查登记县中官吏、官府中不急需用的物品、木材大小、长短及总数,赶紧先发送进城。敌人一接近,就摧毁房舍,砍伐树木,即使有人求情也不能依从。运进城里的柴草,不要象鱼鳞一样一片压一片地堆放,要堆到当路的地方,以便于拿取。不能全数运进城的木材就就地烧掉,不要让其落入敌手。堆放木材,分别按长短、大小、好坏和曲直堆放。城外四面运来的财物仍各按四面堆放在城内,所有大木头都要凿好孔穴,以便搬运到一起。

守卫城池的官吏,职位在司马以上的,父母、兄弟、妻子和儿女有人质留在主帅府,才可以坚守。任命都司空、大城四人;候二人,县候,城四面各有一人。亭尉,次司空,每亭一人。在守城主将衙署中任职的官吏,要选择有才能足以任事。廉洁而诚实、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有在葆宫中的人,才能担任侍吏。所有官吏都一定要留有人质,才能让他承担任务。守卫城防大门的二个卫士,夹门站着,促行人快步走开,每个城门有四把戟、夹门放着,卫兵坐在戟下面。头目每天巡检五次,报告逃离卫兵的姓名。

壕池外边岸上的要害之处,如果发现有可疑之人,则命令往来巡夜的士兵向其射箭,对疏忽大意者,斩首。城外的水中插上竹箭,插竹箭的地方宽一丈二尺,箭插入水中要比水面低五寸以上,长短错杂,前排外边三行,外边的竹箭尖向外斜,内边的竹箭尖向内斜。每隔三十步修座房子,收藏弓箭,房子宽十尺,长一丈二尺。

哪一个部队有紧急情况,就立即派就近的其它部队前去增援,又拨出次近的部队去接替防务。

守城主将发出的符节凭证:凡是出入的使者,掌管凭证的官吏一定要书写记录在案,记载其详情,等他回报时予以验证。凭证发出:使者凭证出门,无论从某门经过,一律要向上报告凭证出门的时间和拿凭证人的姓名。每一百步远布置一支队。

主将衙门的边门与守城主将的房舍相通,旁门互相交错穿插;修建上下复道,筑好墙,在墙上垒放破瓦等物。

要贮存蔬菜食物:使百姓家贮存的蔬菜粮食供够三年吃,用来防备水旱天灾和没有收成的年景。要经常让边远县预种一些芫华、莽草、乌头、椒叶等毒性植物,外宅的水沟水井可以填掉,不能填掉的就将上述毒性植物投入其中。在和平安定的时期,要向百姓说明战争存在的危险,战乱期间则要向百姓讲明从杀敌中求取和平安定。

敌人打来时,所有的门户都要凿上两种孔,其中一种孔是用来穿绳子用的。绳子长四尺,指头大小。敌人打来了,就先杀掉牛、羊、鸡、狗、凫、雁等家畜家禽,并收集这些牲畜的皮革,筋骨、角、油脂、脑、羽毛。猪都要剥下皮。官吏们选取槚木,桐木,栗木制成铁錍,厚的木料就选做横柱。如情况紧急仓猝之间无法从远地弄来,就命令就地取材、挖掘外宅的林木,按修缮城墙和攻敌所需的三倍量征收。将重五斤以上的木材浸入水中,数量不可超过一排。用泥涂抹房屋顶和堆积的柴草,泥巴所涂的厚度要有五寸以上。各级地方官吏都要调查和征收所辖地区内可用以辅助打仗的财物上交。世上有谗间之人,有好利之人,有恶人有善人,有具有专长的人,有谋士,有勇士,有巧士,有使士,有能容人者,有不能容人者,有善于待人的人,有善于守门的人,守城主将务必要考察他们为何具备那种品性或特长,名符其实的便接纳使用。百姓们彼此仇恨或对官吏提出控告、及其被告的辩护,都要一起记录在案并收存起来,以待控告人到来时用以参考验证。那些身高仅五尺不能当兵的人,就让其在官府中当差或者让他们在官府和个人家里服务尽责。

所有防守用的军事器材如擂石,锋利的箭等,都要小心部署,并且分别要有存放的固定数目。用枱木制造轺车装载弓箭,车辕长一丈,有轮子三个,轮与轮之间宽六尺。拼造车箱,车箱长度和车辕一样长,高度为四尺,要好好地给车箱加上盖子,并把车箱的里面修治整齐,使它能够多装弓箭。墨子说:不便防守的情形有五种:城太大而守城人数少,这是第一种不便防守的情形;城太小而城内军民却太多,这是第二种不便防守的情形;人多而粮食少,这是第三种不便防守的情形;集市离城太远,这是第四种不便防守的情形;储备屯积的守城物质在城外,富裕的百姓也不在城中,这是第五种不便防守的情形。大概说起来,城中居民一万家,城邑方圆三里,这种情形可以坚守。附录:

一、经上

故,所得而后成也。

止,以久也。体,分于兼也。

必,不已也。

知,材也。

平,同高也。

虑,求也。

同长,以正相尽也。

知,接也。

中,同长也。

◆,明也。

厚,有所大也。

仁,体爱也。

日中,正南也。

义,利也。

直,参也。

礼,敬也。圜,一中同长也。

行,为也。

方,柱隅四讙也。实,荣也。倍,为二也。

忠,以为利而强低也。

端,体之无序而最前者也。

孝,利亲也。

有间,中也。

信,言合于意也。间,不及旁也。

佴,自作也。

.., 间虚也。

◆,作嗛也。

盈,莫不有也。

廉,作非也。

坚白,不相外也。

令,不为所作也。

撄,相得也。

任,士损己而益所为也。

似,有以相撄,有不相撄也。

勇,志之所以敢也。

次,无间而不撄撄也。力,刑之所以奋也。

法,所若而然也。

生,刑与知处也。

佴,所然也。

卧,知无知也。说,所以明也。

梦,卧而以为然也。攸,不可两不可也。

平,知无欲恶也。

辩,争彼也。辩胜,当也。

利,所得而喜也。

为,穷知而县于欲也。

害,所得而恶也。

已,成、亡。

治,求得也。使,谓、故。

誉,明美也。

名,达、类、私。

诽,明恶也。

谓,移、举、加。

举,拟实也。

知,闻、说、亲、名、实、合、为。

言,出举也。闻,传亲。

且,言然也。

见,体、尽。

君,臣、萌通约也。

合,正、宜、必。

功,利名也。

欲正,权利;且恶正,权害。

赏,上报下之功也。

为,存、亡、易、荡、治、化。罪,犯禁也。同,重、体、合、类。

罚,上报下之罪也。

异,二、不体、不合、不类。

同、异而俱于之一也。

同、异交得放有、无。

久,弥异时也。

宇,弥异所也。

闻,耳之聪也。

穷,或有前不容尺也。

循所闻而得其意,心之察也。尽,莫不然也。

言,口之利也。

始,当时也。

执所言而意得见,心之辩也。

化,征易也。

诺,不一利用。

损,偏去也。服,执誽、音利。

巧转,则求其故。

大益。

儇,◆秪。

法同,则观其同。

库,易也。法异,则观其宜。

动,或从也。

止,因以别道。

读此书旁行,正无非。

二、经下

止,类以行人。说在同。

所存与者,于存与孰存?驷异说。

推类之难。说在之大小。

五行毋常胜。说在宜。

物尽同名:二与斗,爱,食与招,白与视,丽与,夫与履。一,偏弃之,谓而固是也。说在因。

不可偏去而二。说在见与俱、一与二、广与修。

无“欲、恶之为益、损”也。说在宜。不能而不害。说在害。

损而不害。说在余。

异类不吡。说在量。

知而不以五路。说在久。偏去莫加少。说在故。

必热。说在顿。

假,必悖。说在不然。

知其所以不知。说在以名取。物之所以然,与所以知之,与所以使人知之,不必同。说在病。

无,不必待有。说在所谓。疑。说在逢、循、遇、过。

擢,虑不疑。说在有、无。合与一,或复否。说在拒。且然,不可正,而不用害工。说在宜欧。物,一体也。说在俱一、惟是。

均之,绝、不。说在所均。

字,或徙。说在长宇、久。

尧之义也,生于今而处于古,而异时。说在所义。二临鉴而立,景到。多而若少。说在寡区。狗,犬也。而杀狗非杀犬也,可。说在重。

鉴位,景一小而易,一大则正。说在中之外内。

使,殷、美。说在使。

鉴团景一。不坚白。说在。

荆之大,其沈,浅也。说在具。

无久与宇坚白。说在因。

以槛为抟,于“以为”,无知也。说在意。

在诸其所然、未者然。说在于是推之。

意未可知。说在可用过仵。

景不徙。说在改为。

一,少于二而多于五。说在建住。

景二。说在重。

非半弗◆,则不动。说在端。

景到,在午有端与景长。说在端。

可无也,有之而不可去。说在尝然。

景迎日。说在抟。

正而不可担,说在抟。

景之小、大。说在地正、远近。宇进无近。说在敷。

天,而必正。说在得。

行循以久。说在先后。贞而不挠。说在胜。

一法者之相与也尽,若方之相合也。说在方。

契与枝板。说在薄。

狂举,不可以知异。说在有不可。牛马之非牛,与可之同。说在兼。

倚者不可正。说在剃。

循此循此,与彼此同。说在异。

推之必往。说在废材。

唱和同患。说在功。

买无贵。说在仮其贾。闻所不知若所知,则两知之。说在告。

贾宜则售。说在尽。

以言为尽悖,悖。说在其言。

无说而惧。说在弗心。

唯吾谓非名也,则不可。说在仮。

或,过名也。说在实。

无穷不害兼。说在盈否知。知之、否之足用也,谆。说在无以也。不知其数而知其尽也。说在明者。

谓辩无胜,必不当。说在辩。

不知其所处,不害爱之。说在丧子者。无不让也,不可。说在始。

仁、义之为内、外也,内。说在仵颜。于一,有知焉,有不知焉。说在存。

学之,益也。说在诽者。有指于二,而不可逃。说在以二絫。

诽之可否,不以众寡。说在可非。

所知而弗能指。说在春也、逃臣、狗犬、贵者。

非诽者谆。说在弗非。

知狗,而自谓不知犬,过也。说在重。

物甚不甚。说在若是。

通意后对。说在不知其谁谓也。

取下以求上也。说在泽。

是是与是同。说在不州。

三、经说上

故:小故,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体也,若有端。大故,有之必无然,若见之成见也。

体:若二之一、尺之端也。

知材:知也者,所以知也,而必知,若明。虑:虑也者,以其知有求也,而不必得之,若睨。

知:知也者,以其知过物而能貌之,若见。

◆:◆也者,以其知论物,而其知之也著,若明。

仁:爱己者,非为用己也,不若爱马,著若明。

义:志以天下为芬,而能能利之,不必用。礼:贵者公,贱者名,而俱有敬僈焉。等,异论也。

行:所为不善名,行也。所为善名,巧也,若为盗。

实:其志气之见也,使人如己,不若金声玉服。

忠:不利弱子亥。足将入,止容。孝:以亲为芬,而能能利亲,不必得。

信:不以其言之当也,使人视城得金。

佴:与人遇,人众,◆。◆:为是为是之台彼也,弗为也。

廉:己惟为之,知其◆也。所令:非身弗行。

任:为身之所恶,以成人所急。

勇:以其敢于是也命之,不以其不敢于彼也害之。

力:重之谓。下、与;重,奋也。

生:楹之生,商不可必也。

平:惔然。

利:得是而喜,则是利也。其害也,非是也。

害:得是而恶,则是害也。其利也,非是也。

治:吾事治矣,人有治,南北。誉之,必其行也。其言之忻,使人督之。

诽:必其行也。其言之忻。

举:告以文名,举彼实也。

故言也者,诸口能之出民者也。民若画俿也。言也谓言,犹石致也。且:自前曰且,自后曰己,方然亦且。若石者也。

君:以若名者也。

功:不待时,若衣裘。

赏:上报下之功也。罪:不在禁,惟害无罪,殆姑。上报下之功也。

罚:上报下之罪也。同:二人而俱见是楹也,若事君。

久:古今旦莫。

宇:东西家南北。

穷:或不容尺,有穷;莫不容尺,无穷也。

尽:但止动。

始:时或有久,或无久。始当无久。

化:若蛙为鹑。

损:偏去也者,兼之体也。其体或去或存,谓其存者损。儇:昫民也。

库:区穴若,斯貌常。

动:偏祭从者,户枢免瑟。

止:无久之不止,当牛非马,若矢过楹。有久之不止,当马非马,若人过梁。

必:谓台执者也,若弟兄。一然者,一不然者,必不必也,是非必也。同:捷与狂之同长也。

心中自是往相若也。厚:惟无所大。

圜:规写支也。

方:矩见支也。

倍:二尺与尺,但去一。

端:是无同也。

有间:谓夹之者也。

间:谓夹者也。尺,前于区穴。而后于端,不夹于端与区内。及:及非齐之,及也。

◆:间虚也者,两木之间,谓其无木者也。

盈:无盈无厚。于尺,无所往而不得,得二。坚异处不相盈,相非,是相外也。

撄:尺与尺俱不尽,端与端俱尽。尺与或尽或不尽。坚白之撄相尽,体撄不相尽。端。

仳:两有端而后可。

次:无厚而后可。

法:意、规、员三也,俱可以为法。

佴:然也者,民若法也。

彼:凡牛,枢非牛,两也,无以非也。

辩:或谓之牛,谓之非牛,是争彼也,是不俱当。不俱当,必或不当,不若当犬。

为:欲◆其指,智不知其害,是智之罪也。若智之慎文也,无遗于其害也,而犹欲养之,则离之。是犹食脯也,骚之利害,未可知也,欲而骚,是不以所疑止所欲也。墙外之利害,未可知也,趋之而得力,则弗趋也,是以所疑止所欲也。观“为,穷知而县于欲”之理,养脯而非◆也,养指而非愚也,所为与不所与为相疑也,非谋也。

已:为衣,成也。治病,亡也。

使:令,谓谓也,不必成;湿,故也,必待所为之成也。

名:物,达也,有实必待文多也。命之马,类也,若实也者,必以是名也。命之臧,私也,是名也,止于是实也。声出口,俱有名,若姓宇洒。谓:狗犬,命也。狗犬,举也。叱狗,加也。

知:传受之,闻也;方不障,说也;身观焉,亲也。所以谓,名也;所谓,实也;名实耦,合也;志行,为也。

闻:或告之,传也;身观焉,亲也。

见:时者,体也;二者,尽也。

古:兵立反中,志工,正也;臧之为,宜也;非彼,必不有,必也。圣者用而勿必,必去者可勿疑。

仗者两而勿偏。

为:早台,存也;病,亡也;买鬻,易也;霄尽,荡也;顺长,治也;蛙买,化也。同:二名一实,重同也;不外于兼,体同也;俱处于室,合同也;有以同,类同也。

异:二必异,二也;不连属,不体也;不同所,不合也;不有同,不类也。

同异交得:于福家良,恕有无也;比度,多少也;免◆还园,去就也;鸟折用桐,坚柔也;剑尤早,生死也;处室子子母,长少也;两绝胜,白黑也;中央,旁也;论行行行学实,是非也;难宿,成未也;兄弟,俱适也;身处志往,存亡也;霍,为姓故也;贾宜,贵贱也。诺:超、城、员、止也。相从、相去、先知、是、可,五色。长短、前后、轻重援,执服难成。言务成之,九则求执之。

法:法取同,观巧。传法,取此择彼,问故观宜。以人之有黑者有不黑者也,止黑人;与以有爱于人有不爱于人,心爱人是孰宜?

心:彼举然者,以为此其然也,则举不然者而问之。若圣人有非而不非。正:五诺,皆人于知有说;过五诺,若负,无直无说;用五诺,若自然矣。四、经说下

止:彼以此其然也,说是其然也;我以此其不然也,疑是其然也。

□:谓四足兽,与生鸟与,物尽与,大小也。此然是必然,则俱。

为麋同名,俱斗,不俱二,二与斗也。包、肝、肺、子,爱也。橘、茅,食与招也。白马多白,视马不多视,白与视也。为丽不必丽,不必丽与暴也。为非以人是不为非、若为夫勇不为夫,为屦以买衣为屦,夫与屦也。二与一亡,不与一在,偏去未。有文实也,而后谓之;无文实也,则无谓也。不若敷与美:谓是,则是固美也;谓也,则是非美;无谓,则无报也。见不见,离一二,不相盈,广修坚白。

举不重不与箴,非力之任也;为握者之◆(觭)倍,非智之任也。若耳目异。木与夜孰长?智与粟孰多?爵、亲、行、贾,四者孰贵?麋与霍孰高?麋与霍孰霍?◆与瑟孰瑟?

偏:俱一无变。

假:假必非也而后假。狗,假霍也,犹氏霍也。

物:或伤之,然也;见之,智也;告之,使智也。

疑:逢为务则士,为牛庐者夏寒,逢也。举之则轻,废之则重,非有力也;沛从削,非巧也若石羽,循也。斗者之敝也,饮酒,若以日中,是不可智也,愚也。智与?以己为然也与?愚也。

俱:俱一,若牛马四足;惟是,当牛马。数牛数马,则牛马二;数牛马,则牛马一。若数指,指五而五一。

长宇:徙而有处宇,宇南北,在旦有在莫。宇徙久。

无坚得白,必相盈也。在:尧善治,自今在诸古也。自古在之今,则尧不能治也。

景:光至,景亡;若在,尽古息。景:二光夹一光,一光者景也。

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敝下光,故成景于上;首敝上光,故成景于下。在远近有端,与于光,故景障内也。景:日之光反烛人,则景在日与人之间。

景:木柂,景短大。木正,景长小。大小于木,则景大于木。非独小也,远近。

临:正鉴,景寡、貌能、白黑、远近柂正,异于光。鉴、景当俱,就、去尒当俱,俱用北。鉴者之臭,于鉴无所不鉴。景之臭无数,而必过正。故同处其体俱,然鉴分。

鉴:中之内,鉴者近中,则所鉴大,景亦大;远中,则所鉴小,景亦小。而必正,起于中,缘正而长其直也。中之外,鉴者近中,则所鉴大,景亦大;远中,则所鉴小,景亦小。而必易,合于中,而长其直也。鉴:鉴者近,则所鉴大,景亦大;其远,所鉴小,景亦小。而必正。景过正,故招。负:衡木,加重焉而不挠,极胜重也。右校交绳,无加焉而挠,极不胜重也。不胜重也。衡,加重于其一旁,必捶,权重相若也。相衡,则本短标长。两加焉重相若,则标必下,标得权也。

挈:有力也;引,无力也。不正所挈之止于施也,绳制挈之也,若以锥刺之。挈,长重者下,短轻者上,上者愈得,下下者愈亡。绳直权重相若,则正矣。收,上者愈丧,下者愈得;上者权重尽,则遂。挈:两轮高,两轮为輲,车梯也。重其前,弦其前,载弦其前,载弦其轱,而县重于其前。是梯,挈且挈则行。凡重,上弗挚,下弗收,旁弗劾,则下直;扡,或害之也。流梯者不得流直也。今也废尺于平地,重,不下,无◆也。若夫绳之引轱也,是犹自舟中引横也。倚:倍、拒、坚、◆,倚焉则不正。谁:并石、累石,耳夹寝者,法也。方石去地尺,关石于其下,县丝于其上,使适至方石。不下,柱也。胶丝去石,挈也。丝绝,引也,未变而名易,收也。

买:刀、籴相为贵。刀轻、则籴不贵;刀重,则籴不易。王刀无变,籴有变。岁变籴,则岁变刀,若鬻子

贾:尽也者,尽去其以不售也。其所以不售去,则售。正贾也宜不宜,正欲不欲,若败邦鬻室嫁子。无:子在军,不必其死生;闻战,亦不必其生。前也不惧,今也惧。或:知是之非此也,有知是之不在此也,然而谓此南北,过而以已为然。始也谓此南方,故今也谓此南方。

智:论之非智,无以也。谓:“所谓非同也,则异也。同则或谓之狗,其或谓之犬也;异则或谓之牛,牛或谓之马也。俱无胜。”是不辩也。辩也者,或谓之是,或谓之非,当者胜也。

无:让者酒,未让始也,不可让也。

于:石,一也;坚、白,二也,而在石。故有智焉,有不智焉,可。有指:子智是,有智是吾所先举,重。则子智是,而不智吾所先举也,是一。谓“有智焉,有不智焉”,可。若智之,则当指之智告我,则我智之,兼指之以二也。衡指之,参直之也。若曰“必独指吾所举,毋举吾所不举”,则者固不能独指。所欲相不传,意若未校。且其所智是也,所不智是也,则是智是之不智也,恶得为一?谓而“有智焉,有不智焉”。

所:春也,其执固不可指也;逃臣,不智其处;狗犬,不智其名也;遗者,巧弗能两也。

智:智狗重智犬,则过;不重,则不过。

通:问者曰:“子知驘乎?”应之曰:“驘,何谓也?”彼曰:“施。”则智之。若不问驘何谓,径应以弗智,则过。且应,必应问之时。若应长,应有深浅、大常中;在兵人长。

所:室堂,所存也。其子,存者也。据在者而问室堂,恶可存也?主室堂而问存者,孰存也?是一主存者以问所存,一主所存以问存者。

五合,水、土、火、火离,然火铄金,火多也。金靡炭,金多也。合之府水,木离木。若(识)麋与鱼之数,惟所利。

无:欲恶伤生损寿,说以少连,是谁爱也?尝多粟,或者欲不有能伤也,若酒之于人也。且◆人利人,爱也,则唯◆,弗治也。损:饱者去余,适足,不害。能害,饱,若伤麋之无脾也。且有损而后益者,若疟病之之于疟也。

智:以目见;而目以火见,而火不见。惟以五路智久,不当以目见,若以火见。火:谓火热也,非以火之热。

我有若视,曰智。杂所智与所不智而问之,则必曰:“是所智也,是所不智也。”取、去,俱能之,是两智之也。无:若无焉,则有之而后无;无天陷,则无之而无。

擢疑,无谓也。臧也今死,而春也得文,文死也可,且犹是也。

且然,必然;且已,必已,且用工而后已者,必用工而后已。

均:发均县轻重而发绝,不均也。均,其绝也莫绝。

尧霍,或以名视人,或以实视人。举友富商也,是以名视人也;指是臛也,是以实视人也。尧之义也,是声也于今,所义之实处于古。若殆于城门与于臧也。

狗:狗,犬也。谓之杀犬,可。若两◆。

使:令,使也。我使我,我不使,亦使我;殿戈亦使,毁不美,亦使殿。荆沈,荆之贝也。则沈浅非荆浅也,若易五之一。

以楹之抟也,见之,其于意也不易,先智。意,相也。若楹轻于秋,其于意也洋然。

段、椎、锥,俱事于履,可用也。成绘屦过椎,与成椎过绘屦同,过仵也。一:五,有一焉;一,有五焉;十,二焉。

非◆半,进前取也,前,则中无为半,犹端也。前后取,则端中也。◆必半,毋与非半;不可◆也。

可无也,已给,则当给,不可无也。久有穷而穷。

正丸,无所处而不中县,抟也。

伛宇不可偏举,字也。进行者,先敷近,后敷远。行者行者,必先近而后远。远近,修也;先后,久也。民行修,必以久也。一方尽类,俱有法而异。或木或石,不害其方之相合也。尽类犹方也。物俱然。

牛狂与马惟异,以牛有齿,马有尾,说牛之非马也。不可。是俱有,不偏有,偏无有。曰之与马不类,用牛有角、马无角,是类不同也。若举牛有角、马无角,以是为类之不同也,是狂举也,犹牛有齿、马有尾。

或不非牛而非牛也,则或非牛或牛而牛也可。故曰:牛马非牛也未可,牛马牛也未可。则或可或不可,而曰“牛马牛也未可”亦不可。且牛不二,马不二,而牛马二。则牛不非牛,马不非马,而牛马非牛非马,无难。彼:正名者彼、此,彼此,可。彼彼止于彼,此此止于此,彼此,不可,彼且此也,彼此亦可。彼此止于彼此,若是而彼此也,则彼亦且此此也。唱无过,无所周,若稗。和无过,使也,不得已。唱而不和,是不学也;智少而不学,必寡。和而不唱,是不教也;智而不教,功适息。使人夺人衣,罪或轻或重;使人予人酒,或厚或薄。

闻在外者所不知也,或曰:“在室者之色,若是其色。”是所不智若所智也。犹白若黑也,谁胜?是若其色也,若白者必白。今也智其色之若白也,故智其白也。夫名,以所明正所不智,不以所不智疑所明。若以尺度所不智长。外,亲智也;室中,说智也。

以悖,不可也。出入之言可,是不悖,则是有可也。之人之言不可,以当,必不审。惟:谓是霍,可,而犹之非夫霍也。谓彼是是也,不可。谓者毋惟乎其谓。彼犹惟乎其谓,则吾谓不行;彼若不惟其谓,则不行也。无:“南者有穷则可尽,无穷则不可尽。有穷、无穷未可智,则可尽、不可尽,不可尽,未可智。人之盈之否未可智,而必人之可尽、不可尽亦未可智,而必人之可尽爱也,悖。”人若不盈先穷,则人有穷也,尽有穷无难,盈无穷,则无穷尽也,尽有穷无难。

不二智其数,恶知爱民之尽文也?或者遗乎其问也?尽问人,则尽爱其所问。若不智其数,而智爱之尽文也,无难。

仁:仁,爱也;义,利也。爱、利,此也;所爱、所利,彼也。爱、利不相为内、外,所爱、利亦不相为外内。其为仁内也,义外也,举爱与所利也,是狂举也。若左目出,或目入。

学也以为不知学之无益也,故告之也。是使智学之无益也,是教也。以学为无益也,教,悖。

论诽:诽之可不可。以理之可诽,虽多诽,其诽是也;其理不可非,虽少诽,非也。今也谓多诽者不可,是犹以长论短。

不诽,非已之诽也。不非诽。非可非也,不可非也。是不非诽也。

物甚长甚短,莫长于是,莫短于是,是之是也非是也者,莫甚于是。取高下,以善不善为度。不若山泽,处于善于处上。下所请,上也。不是:是,则是,且是焉。今是文于是,而不于是,故是不文是不文,则是而不文焉。今是不文于是,而文与是,故文与是不文同说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